男孩TK游乐场

小男孩开玩笑的方式,经常是挠痒痒


您没有登录。 请登录注册

有过被挠脚心的经历,分享一下

向下  留言 [第1页/共1页]

1 有过被挠脚心的经历,分享一下 于 周六 四月 30, 2016 9:16 pm

我的经历(一)
我记得上小学的时候,那会儿的小孩儿看地下党的电影看多了,都喜欢玩基地游戏,所谓的“基地”就是一个小队,每一个基地组织都有一个队长,还有一些成员。而且有几个不同的联络点。不同的基地组织之间经常会有“战争”,所以为了窃取敌方基地的情报,每个基地都会有自己的情报员。
之前交代的都是我的经历的背景,我那会儿上小学四年级,也喜欢玩儿这种游戏,当时是一个基地的情报员,有一次,我们队长让我把一份秘密仓库的地图送到另外一个联络站,因为我们不就就要于附近的一个敌方基地发生战争嘛!这个秘密仓库里面有一些“武器”,所谓的武器就是当时小孩儿们喜欢玩的气枪、鞭炮之类的。当时是在中午,因为刚下完雪,路上的行人很少,而且那个联络站里的比较远,所以要走的路程很长。当我走进一个胡同的时候,明显的感觉周围的气氛不太对劲,总觉得后面有人跟踪,于是我就把地图藏带了一个很隐蔽的角落,然后继续往前走。就当我马上就要走出那个胡同的时候,突然不知道从哪冲出来一群人把我摁住了,我知道是遇到敌方基地的人了,他们的一个人说:“他就是XX小队的情报员,他肯定知道他们秘密仓库的地图,把他带回到咱们的基地去!”
然后我就被一群人推推搡搡的带到了他们的基地,他们让我交出地图,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,结果他们就在我的身上搜,然后也没搜到。这时候,一个貌似他们队长的人说:“不给这小子用刑,我想他是不会告诉咱们的,把他带到刑讯室去!”
然后我就被带到了他们的刑讯室,他们的刑讯室就是在一个社区里面的废弃仓库里面,里面还烧着火,墙上挂着铁链子,我当时害怕极了,我怕他们打我!不过我后来一想,他们都是附近社区的孩子,要是他们把我打伤了,我爸妈肯定会找他们的,所以我还是坚决不说。这时候,他们的那个队长坏笑着对我说:”咱们都是一样大的孩子,我最会对付像你这样的了,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如果你再不说,就让你‘尝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’的滋味!”我说:“不管你用什么刑,我都不会说的,因为我根本不知道!”那个队长大笑道:“是吗?那就给他上刑!”
他话音刚落,那几个孩子就上来把我摁在地上,其中一个用黑布蒙住我的眼睛,其他几个人把我的外套,裤子,毛衣、毛裤、鞋子、袜子都脱掉,只让我穿着秋衣秋裤,然后把我的身体裹到一个塑料布里面,把脚丫露在外面。只听他们那个队长说:“你走了那么远的路,免费享受一下足底按摩吧!”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,一股奇痒就从脚底上传了出来,我天生脚就怕痒,而且他们挠的有很重,我忍不住哈哈大笑。他们一会儿用挠我的脚心,一会儿挠我的脚趾缝,我就在他们的这种折磨中大笑不止,每当我要求饶的时候,他们就加重了挠的速度和力度,我都不知道笑了过来多久,突然感觉不痒了,此时的我已经筋疲力尽,不停地喘着粗气。只听他们的那个队长说:“怎么样小子,很舒服吧?快说,你把你们秘密仓库的地图藏到哪了?”我想万一我说了,我们辛辛苦苦攒了三个月的气枪和鞭炮就要统统落入他们的手中,我们的基地也很快被他们基地占领。所以我一咬牙,坚决的说:“不知道!!”谁知我刚说完,他们就又开始挠我的脚心了,这次那么用的居然是羽毛,羽毛的感觉丝毫不亚于他们用手挠我脚的程度,而且这种痒的是一种钻心的痒,我笑的都喘不上气了,想求饶都没有力气了!就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,这时候,他们的那个队长突然大喊:“停!!怎么样?开心不开心啊?现在你应该知道地图在哪了吧?”我想,如果再不说,我可能要被他们一直挠下去,还不如带他们去一个错的地方,然后趁机逃跑。然后,我就说:“好吧!我带你们去!”
他们基地的人还真是诡计多端,为了防止我逃跑,只让我穿外套、裤子和鞋子,把我的毛衣、毛裤和袜子都藏了起来,我想想跑出去再说,这些东西等找时间再回来取。然后我就带着他们去了一个错误的地方,他们就派了一个人跟着我,当走到一个拐角处的时候,我趁机推开了那个人,赶紧跑掉了,眼看前面就要跑出这个社区了,突然从前面跑出来一群人,原来他们早就想到了我要跑,在这里设下了埋伏了。我一看不妙,立刻掉头往回跑,因为之前被他们挠了那么长时间,力气都用的差不多了,加上路上又下雪,所以没跑几步就摔倒了,我又被他们抓了起来,就要回去迎接新一轮的折磨,我都不知道这次他们要怎么这么我呢!我都不敢想我能不能活着走出他们的刑讯室!
我的经历(二)
我被他们带回到刑讯室,只听他们的队长说:“你这小子居然敢耍我们,看来他是不知道咱们的厉害,弟兄们,让他尝尝咱们的厉害!”我随后被扒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,只穿着裤头和背心,被摁在地上,随后过来几个人在我的腋窝、腰部用手和羽毛不停地挠着,我的腰和腋窝不像脚心那么怕痒,所以我忍住了,居然没笑出声来!那个队长一看我不怕痒,就命令他的手下不挠我的腋窝和腰了,又把我裹到那个塑料布里面,这次我被裹得比上次更紧了,都动弹不得,连脚踝上面都被塑料布紧紧地绑住。他们那个队长说:“看来你的脚是最怕痒的啊!那就让你的小脚丫好好享受一下我们的招待吧!”我当时的脚很小,也就穿35号的鞋子。这次他们这几个孩子都显得格外兴奋,只见他们手里那个刷子和弄头发的东西向我的脚扑过来。因为这次我没被蒙住眼睛,所以我的脚能躲开一些他们的“进攻”。不过还是被他们挠的哈哈大笑,随后一个孩子把我的脚摁住,其他的几个孩子开始对我的脚丫进行一顿攻击,他们不停地用刷子和其他带毛的东西挠我的脚心和脚趾缝,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,除了无奈的大笑不知道还会做什么,这次被挠痒的程度不知道比上次痒多少倍。我的身子不停地在地上扭动着,最好可能是那个孩子的手有点累了,我的脚一下子挣脱了他的手,然后身子一翻,趴到了地上,然后不停地在喘气。那几个孩子也累了,挠我脚的手也停下了。
这时,他们的队长说:“看你的小脚丫还挺有力气啊!居然能挣脱了!而且跑的也很快,你要不要跑的再快点儿啊!”说完,就叫一个孩子拿来了一瓶油,用刷子往我的脚底上面刷,再刷之前还阴阳怪气的说:“没想到你的小脚丫还这么嫩啊!脚丫子都出汗了!”他们的刑讯室的火烧的那么大,我的脚不出汗才怪。说完他把我的脚抱起来,用舌头舔了一遍,他好变态啊!舔完之后就把油刷在我的脚上,刷油的滋味不好受啊!我的脚心超级怕痒,就是轻轻的刷我都能咯咯地笑个不停。等他把油刷完了,他亲自对我的脚进行进攻了,他的两只脚在我的脚上快速的挠着,虽然这次是用手挠,但是由于我的脚上抹了油,而且他挠的又飞快,这种感觉丝毫不亚于刚才那几个孩子用刷子刷我脚的滋味,我疯狂地笑着,由于这次是趴在地上的,身体也随之疯狂的扭动的。他挠脚心的技术真是不一般啊!我此时感觉全身的每个细胞都是痒的,我笑的都笑不出来,我长了10年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我不知道自己被他折磨多久,等他停下来的时候,我已经哭了。他看我哭了,就说:“现在能带我去找地图了吗?”我此时就想着让他们不要再折磨我的脚丫子了,就哭着说:“我带你们去找,这次一定不骗你们了!”其中的一个孩子说,你这演的到跟真的似的,没准可能又想着怎么逃跑呢!”我赶紧说:“一定不会了!要是再跑你再把我抓回来挠我脚心不就行了吗?”只见那个孩子跟他们他们队长悄悄说了几句话,然后他们队长就让这几个孩子把我解开了,我此时浑身酸痛,都没法站起来了。他们让我休息了一会儿,让我喝了点儿水。一个孩子帮我穿上了秋衣秋裤,然后把我手捆在后面,然后让我光着脚带他们去找地图,他们可真够狠的啊!
我走出他们的刑讯室,天已经完全黑了,我在这里被他们这么了五个多小时。我光着脚丫踩在雪上面,那种感觉就想刀割的一样。因为雪很厚,路上没有多少人,没有人注意到我穿着秋衣秋裤,光着脚,而且被绑着的。还好我藏地图的地方离刑讯室不远,要不我的脚就残废了。他们找到了地图,他们队长坏笑着说:“你让我们弟兄们爽了一下午,现在地图也找到了,你也可以回去了!”然后我又被带回到刑讯室,他们把让我衣服穿上。我的脚冻得通红,都没有什么知觉了。他们中的一个孩子用手在我的脚上搓了半天,才有了知觉,然后那个孩子又帮我穿上了衣服,送我出去。
在路上,这个孩子告诉我,他们的所谓的这个队长,就是这一片的一个混混,经常用这种办法获得各种东西,他几个月前就是被他们这一伙人抓到了,不过那会儿还不冷,光脚走在路上不是那么痛苦。后来这些挠我脚心的人我就再也没见过,我也没在加入什么基地,防止这样的悲剧再次发生在我身上。

查阅用户资料 http://nanhaitk.forumotion.com

返回页首  留言 [第1页/共1页]
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